视频剪辑App,出路越来越窄?

CrazyPM产品经理社区  阅读数  14  2021-07-24 20:05:32

编辑导语:视频剪辑App发展到一定的阶段,都会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也就是商业模式的发展问题。给予用户良好体验的同时,又需要保证其盈利,视频剪辑App的未来该如何发展,其出路是否越来越窄,还有待考究。

视频剪辑App,出路越来越窄?

5月22日,Snap宣布在年底将发行一款新的手机视频剪辑软件Story Studio。在Snap看来,这个软件将会是极富洞察力的:它可以根据在Snapchat上的流行趋势和热门话题来推荐用户创建视频。

但像大多数视频编辑软件一样,功能无非就是修剪视频、逐帧编辑,加上热门的配音和俏皮的贴纸。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Story Studio中制作的视频不会包含水印,这就意味着如果它在其他平台上发布,比如Instagram的Reels,就不会被算法降级。

但这个设计早已是前人走过的路。

来自 Sensor Tower 的监测数据显示,自 5 月 21 日以来,字节跳动旗下的视频编辑App「CapCut」就一直稳居美国 App Store 免费应用排行榜第一名。

这款海外版的「剪映」为用户提供大量的贴纸、滤镜和转场特效,而且还有一个简单易用的绿屏功能,和类似Final Cut里Ken Burns的缩放效果。

而在国外应用市场剪辑软件排行榜里,PicsArt向来常居榜首,杭州影笑 InShot也不容小觑。榜单之外,GoPro的Quik,Adobe的Rush等等也都相继发力。

视频剪辑App,出路越来越窄?

当同质化的、功能区分不明显的剪辑App们纷纷出场时,会让人不禁发问:移动端剪辑市场里,还有生长的土地吗?

一个背景是,视频编辑软件的市场份额被一分为二,由On-Premise和Cloud-Based占据,即内部部署和云计算。根据KBV Research的数据,在2019年,基于内部部署技术的视频剪辑软件市场份额是大于云计算的。

视频云剪辑,想必大家对它都不陌生。它占用的内存和带宽都是云服务器中的,这时手机只是一个用于播放画面的小型显示器。

而近几年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短视频社区开始推出自己的云剪辑工具。

2019年5月上线的「剪映」、2020年7月末发布的「必剪」,和紧随其后发布的「秒简」,无一不对应着自家的短视频平台。包罗万象的视频模板、海量智能的曲库、AI转换的文字和语音——它们的重点最后都通向一个按钮,一键发布。

视频剪辑App,出路越来越窄?

各大视频平台推出剪辑工具,本质上就为了进一步降低用户使用门槛。最能击中用户心智的做法是,用「简单傻瓜式」的嵌套,达到最让人惊喜的效果。

使用门槛下降的同时,用户的使用习惯也就被逐渐培养。

多数习惯的触发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早晨叫醒你的闹钟;也有些触发十分隐晦,比如潜意识。触发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激活」,就像存在于牡蛎中的小小沙砾,被层层裹卷,经年累月之后变成了珍珠。

《上瘾》的作者Nir Eyal在书中将这种习惯的触发分为外部触发和内部触发。

拿移动端的视频剪辑举例,产品设计的逻辑会告诉用户第一步该做什么、在粗剪完成后应该添加字幕、你应该挑一个可以渲染情绪的音乐等等,这是外部触发。

而当这款剪辑工具,已经成为用户脑海里最方便、功能最强大的软件,第一时间它可以快速帮自己解决问题时,内部触发就启动了——它已经成为用户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一个好用的剪辑软件是海量内容库的前哨,可以为短视频平台带来不同种类的丰富内容;而包罗万象的内容社区和立竿见影的激励机制,会激发大多数普通用户的创作欲望——平台与剪辑工具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各家平台要推出自己的剪辑工具了。

由此不难看出,没有背靠大平台的剪辑App有如立于飓风之中。

小影科技旗下的Viva Video在出海之路上可谓顺风顺水,在前文提及到的榜单里,它在用户支出以及下载量两个维度里双双入榜。但小影的定位既不是聚合分发变现,也不是PGC版权制作能力,而是把技术当做战略重心。

而在各家角逐短视频创作时,没有建立与一个固有视频平台的连接基础,用户便很容易反复横跳。此时,「技术之上」似乎就会变成一句壮烈的宣言。

所以与其蚍蜉撼树,不如牵手大平台。

2020年9月10日,腾讯云宣布与视频工具企业小影科技达成合作。

据腾讯科技报道,「腾讯云将发挥自身在多区域部署、GPU算力、流量支持、动态加速以及视频服务等方面的领先能力和丰富经验,为小影的全球化布局提供可靠的技术支撑,为其分布在全球 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提供流畅稳定的视频工具体验」。

而这就是一片短视频平台与剪辑工具互利共生的生态缩影。

对剪辑工具来说,商业模式是长久难题。

通过查阅广告监测平台App Growing Global,前文提到的国际版剪映「CapCut」在过去的一周里(7.13-7.22),在国外23个地区中共投放了42个媒体广告位,广告总数达到了4811个。首个重点广告位是游戏Fishdom「梦幻水族箱」,除去TikTok、Instagram等大平台之外,多数均为游戏内置广告。

这也符合TikTok的产品投放策略,年轻化、下沉化、娱乐化。

据 ReportLinker 7月5日的数据预测,2021到2025年,全球音频和视频编辑软件市场将以大约9%的复合年增长率发展,增长19.7亿美元。

9%的复合年增长率是什么水平?对比看看,同样是来自ReportLinker的预测,全球社交媒体市场2020年至2021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8.2%,这还是受疫情影响。而整个全球社交媒体市场在2025年将达到3089.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2%。

归根结底,移动端视频剪辑工具的盘子还是不够大。

尤其是商业变现,纯工具型的产品做变现更是难上加难。

以小影Viva Video为例,VIP会员可享受去除水印、高清导出等功能,有包月和永久VIP两种选择。但这种竞争优势仍然会被量级更大的平台所遮掩。

因为视频平台的规模之战,最有底气的武器仍然是内容供给,这也是商业变现的起点。人们会被信息流影响,越来越习惯用影像表达自己,但优质内容其实是相对稀缺的。

所以各大平台想要做出爆品,一定会排兵布阵,设置几个有调性但不够盈利的产品为其「输血」。比如抖音的矩阵,除了「剪映」还有广告平台「星图」达人Pick计划等等。

所以对于剪辑工具来说,内容的护城河同样是重中之重。

2020年9月9号,短视频平台「VUE」被腾讯收入麾下,作价近 5000 万美元,且为全现金交易。紧随其后的9月30号,腾讯上线了「秒剪」。

历史总是相似,头条在2018年初收购了Faceu激萌,交易总价约为3亿美金,随后头条在2019年5月上线「剪映」。

现象级的爆款App难逃被收购的命运,大平台的兵器愈发尖锐。

具有强工具属性的垂直领域玩家们难以巩固自身,因为巨型的平台一旦进入赛道,就足以击溃独狼们。这一点,从做原创Vlog社区、极具Vlogger个性的VUE、专注自拍特效的Faceu就能一窥一二——它们的灵魂已然成为了收购者的产品主打之一。

单一的剪辑类App独木难支,出路只能是卖给剧透了。对于内容巨头来说,无论是处于丰富产品矩阵的考量,还是全面出击内容生态,视频剪辑永远都是不可忽视的一环。

 

作者:银瀑布,编辑:吴怼怼

本文由 @吴怼怼 原创发布于CRAZYPM产品经理社区,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赞助商推荐:数极客是新一代用户行为分析与数据智能平台,支持用户数据分析运营数据分析留存分析路径分析漏斗分析用户画像SEM数据分析等16种分析模型的数据分析产品,支持网站统计网站分析APP统计APP分析等分析工具,以及会员营销系统A/B测试工具等数据智能应用,支持SAAS和私有化部署,提升用户留存和转化率,实现数据驱动增长!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本站转载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过邮箱editor@kaifou.com联系我们。

增长工具